不只一個老師 More Than One Teacher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許多學生與/或是年長的老師都有超過一個以上的老師來引導他們的靈性發展。這是因為不同的老師鎖定不同的教學元素。舉例來說,一個老師可能會精通梵唱的專家,而其他的老師會是療癒程序的專家。 有些老師甚至會把學生送到不同的老師底下接受指導一陣子,好讓學生去學會他們自己並不精通的特定冥想技巧。這一點都不會是個問題,反而會大有裨益。 大多數的時間,學生的主要老師是可以在學生的一開始,就讓學生感受到他們真我本性的老師。但這並不意味著,學生不能跟不同的老師學習。 然而,現在許多老師想要學生只跟他們學習,因為似乎害怕「混淆」教學。教學因此變得很嚴格,而如果你變成特定方式的老師,你只能教授這特定的方式。再者,如果你摻入不同的概念或是教學,你就不能再繼續教授這個體統。這種教學的方式,事實上是非常狹隘的。老師是要幫助學生拓展心靈層面,而不是限制學生的視野。 我個人會把水平線地拓展你的學習,當成一個探索不同教學與不同風格的美好方式。是的,當然有一個主要的老師是很好,但要發掘其他人的練習與教學,這也很棒。這會對身為學生的你很有幫助,可以對你所練習的系統,學習到更深入的理解。而這會幫助你打開視野。 另外,如果我們想要當個老師,我們想要讓我們內在自然湧現的有機方式來進行練習,我們就需要更加充實內在。我們需要能夠增加靈感,練習我們個人感覺在教學時會真實呈現的方式,這才會對學生有所幫助。一個靈性的教學是源自於同理心,如果我們想要根據學生的靈性發展來教授不同的學生,我們需要有一定的彈性來引導學生。 如果我們認為自己在教授靈性練習,那身為一個老師,我們需要能夠幫助學生去發掘他們的真我,這是所有靈性傳統的終極目標。而我們能做的是,放開學生,讓他們自由去探索,讓他們自由去拓展心靈。如果我們把我們的教學與學生關在一個囚籠中,我們就會因此限制學生的靈性成長,要有能放他們自由的同理慈悲心,不要限制他們。  

現在並不存在! There is No Now!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活在現在。」、「活在當下。」在現在的專注運動中,我們越來越常聽到這些話術。但我越觀察這些當下與此時此刻的說法,我越理解我們其實找不到這些當下的時刻!每次我試著要捕捉此時此刻,它們就會從我的指尖滑落,就像我試圖捕捉空氣。 你自己可以試試看。你能夠找到當下嗎?你能夠找到此時此刻嗎?如果我們真的花點功夫,更仔細點思考,我們就會開始看到當下與此時此刻,這兩者其實是找不到的。一旦你看到任何現在,它就已經是過去式了。一旦我們想到我們活在當下,我們已經活在過去了。因此,當我們更深入進行我們的專注練習時,我們就會開始看到,其實現在,或是此時此刻,並不存在。 現在或是此時此刻,對許多人而言,僅僅只是個方便使用的名詞而已。他們覺得使用這個名詞,可以讓他們專注他們的練習,好讓自己不被干擾。這也會幫助他們稍微放開過去與未來的想法,但這只是第一步而已。 到了某個程度,我們也會需要放開現在與此時此刻的想法,完全讓自己不受現在過去與未來等時間所羈絆。但這並不表示我們不能計畫我們明天要做的事情。但一旦我們計畫好明天,我們就放下對計畫的期待—不擔憂,不恐懼,放輕鬆就好。 此時此刻真的就是意味著當下,而不受現在、過去與未來所干擾。不被現在所干擾,儘管很多老師會說放下過去與未來,活在當下。但現在與此時此刻,儘管我們找不到它,它也會因為我們嘴裡說著「現在」,腦子卻想著過去與未來而干擾到我們。我們不會去想過去發生的故事,我們也不會去想未來發生的願景,我們卻會想著現在,此時此刻發生的任何事情。因此,我們也需要放下對現在,對此時此刻的想法,因為這麼做,我們才能停止受到過去的故事與未來的願景干擾。 因此,真的要深入專注與靈性練習,我們需要放開對過去、現在與未來下標籤的行為。藉由在時間上放標籤,我們的真正定位就會因為這三個時態—過去、線在與未來,而更加干擾我們。 事實上,我們放下這三個時態,我們就會開始有更多時間,因為我們一般來說,都非常依賴時間所創造出來的束縛。我只有五分鐘—我必須在一小時內完成這件是晴。所有的限制都是創造出來的,因此我們放下這些束縛,我們會開始發現我們其實有更多時間做更多事情! 我們常常給我們的冥想練習設定非常特定的時間,例如20分鐘、45分鐘,隨便你說。但我們越深入的話,我們也會開始了解,設定好的冥想時間,也會創造出受限的冥想。冥想是種心智的狀態,要完完全全地處於當下,而不受過去、線在與未來所干擾。因此,如果我們只能停留在這種冥想的心智狀態中,停個20分鐘,或是45分鐘,我們只是限制自己而已。冥想需要變成生活,而生活就是冥想的練習。 上師帝洛巴(Tilopa),印度瑜珈練習者,也在他的教學中非常清楚地指出這點: 「不要眷戀過去的事情,不要幻想未來。不要臆測當下,不要用智識去進行冥想。不要用不著邊際的空想去分析事物;完全地放鬆你的心靈。」 隨著練習,因為我們開始放開我們汲汲營求、想望、臆測與分析的事物,我們也可以開始完全地放空我們的心靈,不是進入一個不存在的「當下」,而是進入宇宙與我們真我所在,不受時間限制的流動中。

靈性的福氣 (Spiritual Blessings)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臼井甕男老師的教學中,我們會看到這個句子:「招福秘法,」這是箴言的序語。完整的翻譯,連同箴言如下: 招福秘法 萬病靈藥 活在今日 不要憤怒 不要憂慮 心懷謙卑 誠實面對自己的努力 對自己與他人心存同理慈悲心 每日早晚進行合掌冥想 在你心靈中具體化這點 用嘴梵唱 精進你的心靈 臼井教學是用來記得我們的真我 創始人 臼井甕男 許多練習者與老師相信臼井甕男老師所提到的福氣,跟靈授/點化/啟動中的聲明有關。但這並不是我們要探討的。如果我們深入點探討這個聲明,我們根本看不到靈授/點化/啟動的概念;反之,我們會看到心智的特定狀態。一個沒有憤怒、沒有憂慮,充滿感謝,對自己與真我充滿真誠,對自己與他人充滿同理慈悲心的心智狀態。 臼井甕男先生所謂的真正祝福,是我們的心智狀態整天都是具體化的狀態,這才是真正的福氣。 這樣想吧! 如果我們不再需要憤怒,如果我們不需要應付憤怒的人,難道這不是種福氣嗎? …

在大愛中靜止 (Resting in Big Love)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有一天,我收到一個學生麥可的信,跟我說,由於他每天的練習,他覺得「他在大愛中靜止」。 我很喜歡這句話:「在大愛中靜止。」 為什麼是大愛,而不只是愛而已? 當我們說愛時,這個愛經常沾染了想要、需要、欲望、執著等等情緒。然而,「大愛」卻是脫離這些的,它是跳脫任何形式的執著,因而是大愛。這裡的大是真正立足於無邊際的宇宙,無起始無終結。這種的大並不是相對於小的形容,它是沒有二元對立框架的大,無限又無邊際。也因為如此,我們可以把每個人與每件事情包容在我們的愛之中。 在我們「正常」,或是每天各種的愛當中,我們把許多人、許多動物或是許多事情排除在外,趾是因為我們的喜愛或是不喜愛。因為這種的愛來自我們狹隘的心智觀點,它包容不了每件事情。 但是「大愛」來自一個開放的心,因此它可以調節每件事物,「大愛」是我們的本質,我們的自然定義。但是因為我們的教養、我們的恐懼與執著等等你想得到的羈絆,我們掩蓋了它。 「大愛」就像是大明燈,指引各種方向;它就像太陽與月亮的合體。太陽與月亮並不需要酬庸。他們不想要任何回報,他們也不批判,貼標籤或是做任何區別。他們只是照耀,而每個人都可以從他們身上得到他們需要的。 一般的愛就像一盞罩著燈罩的明燈,散發著憤怒、無知與執著。在我們每天的冥想練習中,我們都在剝除這些,好讓我們有一天可以在「大愛中靜止」。 「偉大的燈是沒有顏色,然而它卻涵蓋所有的顏色。它穿梭過去,現在、未來。它存在宇宙出現之前,它在宇宙消失之後,還會繼續存在。儘管大明燈可以歷經世世代代的傳述,但它並無法用文字來描述。它也不能用最精準的顯微鏡來或是功能最強大的望眼鏡來觀看。它就只是遠比能描述還宏偉,而也只能透過智慧的眼睛來觀察到。」Ven.Tong Songchol(韓國禪師) 「在大愛中靜止」也可以代表我們不需要進行任何活動的當下,我們就只是處於當下。不需要梵唱,不需要執行儀式,只要在「大愛中靜止」。這也意味著我們的走路、睡眠、飲食、交談等等活動之中,我們都能夠「靜止我們的心智-心靈-處於大愛之中」。

靈氣與業報 (Reiki and Karma)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在很多亞洲的教學中,包括佛教,業報是重要的概念。因為靈氣系統的創始人,臼井甕男先生是日本的佛教練習者,我們就會納悶,靈氣系統教學中,是否有涵蓋到業報的概念呢? 什麼是業報? 梵文字Karma(或是日文業),顧名思義就是,行動,或是某種情況的活動。然而,佛教徒把這個字直接解釋,並且延伸這個字,所以就演變成業報就是行動,每個行動背後的意圖或是動機,都會帶來行動的結果。換而言之,每個行動—無論是生理、口語或是心理的,都會展現在特定的結果或是情況。而行動背後的動機則造就了結果。 在佛教中,這意味著每個行動—包括行動背後的動機與實際的結果—都會留下業報的蹤跡。他認為藉由執行良善美德的行動,你會創造良善美德的業報,而執行不良善的行動,你會創造不良善的業報。 從這個解讀來看,我們可以看到內在的快樂是從良善的行動昇起的,而內心的紛擾與一般的苦難都是從不良善的行動所導致的。在日本,這稱之為go o mukuu;意思就是業報。 源起於憎惡、貪婪或是無知的行動,是不良善的。 源起於非憎惡、非貪婪或是非無知的行動,則是良善的。 龍樹(大乘佛教論師) 美德 業報的觀點是很有力的觀點,從這個觀點來告誡我們要觀察我們採取的每個行動,並且進行良善的行動,好得到快樂的生活。要確保我們的付出得到成功,我們首先一定要定義美德的特質,與不良善的行動。這麼做,會讓我們喚起內在的智慧。智慧會帶領我們進入對心智活動的深入了解,而透過我們的心智與它的意圖,會讓我們的行動更具體。 舉例來說,我們可能會對一些值得的情況來進行捐錢的行動,而我們內在的意圖或是動機卻是得到讚美。這種炒作的良善行動,卻是進入不良善的範疇,因為內在的動機是來自於自我主義與貪婪。 第一步驟 藉由練習,例如像瑜珈、佛教或是靈氣系統,我們淨化我們的業障。在日本,這稱之為go o tenzu,意味著改變我們的業障,或是改進業障。 靈氣系統中,自我療癒的第一步總是從練習的基礎—靈氣箴言開始的: 只有今日; 不要生氣; …

手療,疲憊與更多 (Hands-on healing, Exhaustion and More)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一個靈氣練習者常見的抱怨就是,他們在進行手療的療程時,都會帶來一些問題。這些問題包括,療程後的疲憊感、或是療程進行中所產生的噁心感。你會在靈氣論壇或是靈氣練習者的聚會中常常看到這些討論,但為什麼會如此? 這些情況的原因有很多。讓我們在這裡探討一些就好。 首先,許多老師都沒有教導學生:好好地在能夠用手療來治療其他人上面,我們一定會先練習冥想女神呼吸法(Joshin kokyu),與對著箴言冥想,這兩個,傳統上,都在一級靈氣中教導。 對著箴言冥想,我們就會開始放下我們的問題,在手療的療程中,我們就會變成更穩定的工具。舉例來說,一個練習者可能會在療程中擔憂:「我這樣做對嗎?」、「我的客戶有感覺嗎?」、「我希望我的客戶情況會好轉」、「我的手放對了嗎?」、「我現在會不會吸收到客戶的負面能量?」等等…透過我們的擔憂,我們變成不穩定的工具,可能會帶來疲憊、感覺噁心,或是其他的症狀。  女神呼吸法(Joshin Kokyu Ho)專注在丹田部份。它位於肚臍下方的幾英吋位置,也是我們身體的中心位置。我們越專注在它上面冥想,我們會越專心,也會幫助我們在療程中,更加穩定進行手療。 藉由每天的冥想練習,當我們進行手療時,我們的內在能量系統透過能量流動。一開始,我們的能量系統並不強壯,也沒有發展良好。這就像肌肉需要定期的健身來增強它。我們內在的能量系統越強壯越潔淨,手療的療程期間跟結束後,我們越容易保持在一個穩定的健康狀況。隨著大量的個人練習,你可能會要能夠一天進行八個一對一的手療療程,然後一天結束後,所有的療程結束後,你還是很強壯,神采奕奕。 想像一個有四十瓦特燈泡的老舊電線。有一天,燈泡破了,你會就買一個新的燈泡。你買了一個你一直想要的一百瓦特燈泡,閱讀時更明亮的燈泡。那你更換了一個嶄新強壯的燈泡後,這條老電線會發生什麼事情?它並不強壯到可以處理新燈泡所需要的能量數。 當我們對他人進行手療時,這也是一樣的道理。我們不習慣當讓能量流動的工具,就像個老舊的電線,所以我們需要確保我們自己的內在電線是充滿活力、強壯又開放的。如果不是,我們會讓我們自己處於疲憊、暈眩或是噁心的狀態。 所以,如果你對幫助他人有興趣,確保你自己每天有穩定的練習,練習基本功夫,包括對箴言冥想與練習女神呼吸法。

靈氣的合一 Unity in Reiki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最近我在澳洲雪梨,由一個澳洲最大的靈氣協會—澳洲靈氣學會,所主辦的國際靈氣研討會中擔任其中一個主講者。其他演講者包括稻本百天(Hyakuten Inamoto)、Kathleen Prasad(動物靈氣的推廣者)、威廉李蘭(William Lee Rand,卡魯那靈氣的創始者)、保羅米切爾(Paul Mitchell,高田女士的學生),這些只是其中幾位而已。 能夠聽到大多數的靈氣演講者探討靈氣系統是重新發掘真我的旅程,是種很棒的感覺。用來表達真我的不同名字有:佛性(Buddhahood)、真能量、神力等等,但他們都只是表達同一件事情—我們的本質。 很棒的是,各自有不同想法的靈氣老師們齊聚一堂,我們都在教授不同的靈氣系統,卻又彼此根源相同。這個相同的根源就是靈氣內在的合一—我們的真我,也就是我們需要再次重新發掘的本質。透過所有來自不同傳承與教學風格的各位老師齊聚一堂所創造出的合一,我們創造出更具凝聚力的靈氣社群。 這個研討會的主要重點是靈氣的未來。靈氣的未來很清晰:我們需要在不同的傳承與傳統中架構一個橋樑,好讓我們所有的人都可以重新發掘我們的真我,換而言之,這會幫助世界變成一個更好的地方。 另外一個令人振奮的觀點就是動物靈氣也是其中一個主要重點。要創造一個更好的世界,我們也需要開始對待動物們更好,因而創造一個涵蓋著不同傳承的老師,又在人類與動物之間並存的和諧。如果我們仔細點思考,我們其實並沒有差異。 但並不是演講者來這裡齊聚一堂就能達到合一,這也要聽眾一起分享他們合一的概念。我總是個持續學習的學生,而身為一個演講者,我從聽眾中學習到許多。 是的,我們有許多不同的觀點來看待臼井甕男先生的教學,但一如我總是說的:「沒有一個個體是比其他個體更好的,只是不同的方式而已。」所以不管你偏向哪種傳統,或是你對靈氣系統的想法是什麼,讓我們手牽手一起努力。讓我們一起牽手,走向合一的道路,讓我們可以重新發掘我們的本質,開始將箴言放進我們的心中。如果我們可以做到這點,我們都可以具體化箴言/我們的本質/我們的大明燈,共同為靈氣創造一個明亮、發光發熱的未來。  

用餐時間的冥想 Mealtime Meditation

Bronwen and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正確的飲食,對健康的生活方式,並不只是卡路里的計算或是對著你囤積的肥肉發呆。藉由非常簡單的概念,我們可以讓我們的食物更營養而不需要改變我們的飲食。 不只是你對早餐、午餐或是晚餐的態度會改變,也會讓你對世界的觀感轉變。下面的技巧是來自有三到五千年歷史的印度阿育吠陀系統而來的。這是一個真正禁得起測試與檢驗的技巧,也是種平衡健康的生活方式。在此,我們完整地探討要如何結合飲食與冥想。如果你覺得冥想很困難(誰沒這樣想過?),那這就很適合放到你平日的生活習慣中,只要試試看,我們保證你會注意到你的食物跟你的心靈有很大的轉變。 理想來說,你的食物應該是生長在你自己的庭院,所以你才能完全地控制來源,但現在是不可能,但至少從準備自己的食物開始。 1.帶著愛來煮飯 煮飯的意圖會影響食物,因此,食用者憤怒或是傷心時,絕對不要烹調食物,因為這會引起家庭的紛爭。(你看過電影「巧克力情人」嗎?) 2.對你的食物施予靈氣 這會提昇食物的能量,因此消化後,會提昇你自己的能量層次。你也可以僅僅只是祈禱,或是感謝食物。 3.帶著感情食用食物 總是好好坐著吃東西,專注在你的餐點上。不要看「驚聲尖叫3」,因為你的情緒會干擾你的消化。試著好好坐著,像跟心愛的人們共餐般的感覺,或是用平靜的心情。 4.用餐的步調規律 不要狼吞虎嚥,不要慢吞吞的。每一口都要用心品嚐,規律的動作與合宜的飲食步調有助消化。 5. 帶著感官攝取食物 聽聽食物的聲音,聞聞食物的香氣,品嚐食物的氣味,好好地咀嚼食物的紋理,好好欣賞食物的顏色。衷心地感激食物為我們帶來生理的力量。它也會幫助胃液的分泌。 6. 吃現煮的食物 食物一旦冷卻了,或是放置一段時間,就無法將本身最精華的能量帶給食用者了。 7. 一杯溫開水佐餐 要搭配你的餐點,慢慢地喝杯溫開水,這會幫助消化。冷飲會讓我們的味蕾麻木。 …

靈氣與拙火  Reiki and Kundalini

Bronwen and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他們是不同的事物或是相同的事物? 許多練習靈氣系統的人都有能量方面的經驗,有些人有很微妙的經驗,而其他人卻是大量地被這體驗震撼到。 當練習者有這種震撼的體驗時,他們經常會問這是不是拙火啟動的經驗。 有些靈氣老師說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拙火跟靈氣是不同的。但讓我們仔細點討老這議題,看這種說法是否正確。 照Paramhans Swami Maheshwarananda的說法,拙火意味著:「潛在在人類之中,神性本我的力量。」 靈氣這個字,意味著我們的真我,而這是靈氣系統用來教導我們一窺真我力量的工具。 因此真,我們可以說,這只是字眼的差異而已,但兩者的精華都是一樣的;我們的真我也是我們的神性本我,反之亦然。 蛇與龍這兩者都是來自同一種來源。在印度的傳統,拙火經常是跟蛇有關的,然而在日本的秘傳中,則是龍的象徵。梵文字用來象徵蛇與龍的,其實都是同一個字—Nag。因此,Naga也可被看成蛇與龍的字根。 因此,我們可以把拙火這個字,看成是靈氣這個字的狀態。 為什麼有時候,會有過度的經驗,那要怎樣處理這種經驗呢? 當我們開始回憶起我們的真我(靈氣)時,我們可以變成過度感受。我們越練習靈氣系統,我們會越朝著我們自己的圓滿、開悟、回憶真我與和宇宙合一的路前進。這種和宇宙合一的概念會啟動我們內在的力量,只要想想,你存在於宇宙,宇宙存在你之中,無起始無終端! 事實上,身為靈氣系統的練習者,我們多數人都只是針對著我們能理解的表面隔靴搔癢;與宇宙合一就是個例子。 如果我們突然深入這些更深的層次,我們會很感到非常驚訝,而我們的身體可能會開始動搖,或者我們會感覺到奇異的視覺經驗,很強烈的痛苦,感覺到自我遺失了,或是發覺我們沒有身體。 如果有這些情況發生,練習者如果不是馬上覺得可怕,常常會覺得有種不確定感。我們可能會開始責備能量太多,或是太痛苦。真相是,這種情況的發生,是因為我們都沒有準備好,我們沒有把紮根的工作隨著我們的內在力量建立好。 如同Paramhans Swami Maheshwarananda說的:「然而,不要責備拙火,只要責備技巧的拙劣或是不正確就好。任何虔誠信仰的人會隨著老師的道路,讓老師引導,而不承受這些問題。」而Sri Mahaprabhuji說明:「拙火是神聖的母親。一個真正的母親絕對不會傷害自己的孩子或是做任何不好的事情。」 …

讓靈氣系統練習的火焰燃燒熾盛 Stoking the Fire of Practicing the System of Reiki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要讓練習的火焰更加熾盛,我們需要幫它加熱。為什麼我們需要加熱這個火焰,因為我們可以燃燒掉我們的誤解、無知、憤怒、憂慮、恐懼、執著、批判等等情緒。 這種火焰要透過持續正確的練習才能燃燒,而且,注意,「持續」不是表示「一致」。 是的,的確,一致的練習也是重要的。但持續的練習意味著練習並不只是當我們坐在冥想枕頭上才完成,而是透過日以繼夜的練習,我們需要保持火焰燃燒。 常常,我們只是練習個十分鐘,然後我們就把這些拋之腦後。但如果我們一整天都持續全神貫注在我們的練習,甚至是晚上?如果我們開始這麼坐,我們就可以創造持續的火焰,我們就可以持續燃燒掉所有掩蓋我們真我的東西。 想像一個裝水的鍋子。如果你想要燃燒掉這些水,你想要一個很強烈很健康的火焰,如果火焰很微弱,要燒又燒不起來的樣子,水永遠都不會滾沸。這跟靈氣系統的內在練習一樣,或是任何形式的練習都一樣。靈氣系統的主要目的是記得我們的真我,但如果我們的練習斷斷續續的,就不會是種健康的練習,然後我們就無法記得我們的真我。 為什麼記得我們的真我是如此重要呢?在這個世界都不健康的狀態下,但我們開始去記得我們那個蘊含同理心與智慧的真我時,我們的世界就會開始改變。因此,這就是我們最最重要的功課,我們要在為時未晚前,讓我們的孩子們還沒讓這個腐化敗壞又缺乏同理心與愛的世界給改變前,趕緊讓練習的火焰熾盛。 正確的練習會將練習引導走向內心,進入我們自己的內在,因為只有如此,我們才會記得我們的真我。如果才會記得我們的真我。向內我們一直把練習向外尋求,而不想處理我們自己的問題,我們都不會記得我們的真我。 正確的練習,就是對著箋言冥想,對著符號與咒語冥想,冥想練習就像女神呼吸法(Joshin Kokyu Ho)與居家練習(Hatsurei-Ho)的方式,練習手療,就像冥想般來療癒我們自己,當我們在進行療癒與「接收」點化的時候,讓心智維持在冥想狀態。 但一如先前提到的,如果我們只是偶爾練習,水是絕對不會沸騰的。 讓火焰熾盛,讓水滾沸的最快方式就是,往我們所有問題的根源處去探究,而這就是我們心智。臼井甕男先生也在箋言中提到這些。 莫生氣 勿焦慮 心懷感激 勤奮練習 對他人與自己展現同理心 箋言就是我們問題的根源,他們就是靈性的靈藥,他們就是心靈。因此,我們真的想要點燃火焰,或是用正確的方式來深入靈氣系統,我們就要深入內心。我們不能總是日以繼夜地吟誦著咒語,我們也不能成天鎮日地關在家裡練習,我們也不能日日夜夜地做手療。所以正確的心靈狀態就是要保持心靈不憤怒、不憂慮、心懷感激與充滿同理心。如果我們充滿喜悅地時時刻刻這樣練習,一天又過一天,我們就會創造出可以不消多時就煮沸水的旺盛火焰。這就意味著我們要很快地開始感受到我們的真我,而這會帶給世界一個豐盛美好的果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