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心的良好流露 Flowing Well of Compassion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覺得對自己表達同理心是件困難的事情,更不用說對其他人展現同理心。我們認為這樣做很困難的其中一個理由,就是因為我們的心智、身體與能量就像冰凍的水,被忌妒、恐懼、擔憂、憤怒、無知等等所凝結的水。如果一口井結冰,我們就不能從中飲用水,更別提與其它人分享這些水資源。 要與其它人分享這些飲用水,我們需要用我們冥想練習與同理心所產生的熱氣溶解這結冰的水。透過專注冥想練習與深入丹田的呼吸,我們可以創造內在的溫暖,柔和化解我們身體、心智與能量的緊繃。透過對自己與他人展現更多的同理心,我們會開始溶解我們內在的忌妒、擔憂、恐懼、無知等等情緒。透過我們同理心所產生的溫暖,這一切開始熱絡起來。 透過這些練習,透過同理心,我們開始感受到我們充滿同理心的深層內在就像條源源不絕地自由流動的河水。這條河流不只提供我們能量、養分,也讓我們的身體、心靈與能量清明,而能量也可以讓我們自在地與他人分享這些水,好讓他們獲得水源的裨益。 當我們內在的水井沒有自由流動時,我們往往只會想要與我們認識的人分享這個同理心之水。甚至我們可能會說:「你只能得到一杯,但你靠過來一點,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我給你五杯水。」但這種想法會讓我們內在的水源再次凍結:這是種受限的想法。這也有可能會發生,因為我們害怕如果我們自由地分享,我們內在的泉源會乾竭。然而,當我們有足夠的練習時,不只是我們會放下恐懼,我們也會開始了解—這個宇宙性的泉源,其實是條取之不絕,用之不盡的河流,永遠都不會乾竭。因此,不管我們能給予的有多少,這裡總是有足夠我們自己與他人使用的水源。  然而,當其他人靠過來,站在我們的井水前飲用水的時候,有時候是一點點水,有時候是很多的水,這是根據他們的需求,他們可能毫不自覺會掉落一些髒污到井水中。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持續練習冥想,即便我們感覺到自己內在的河流已經是自由流動的狀態,我們必須清除這些水的雜質,好讓這河水維持在清新乾淨的狀態。 清新乾淨的水是來自於我們不受限的同理心之井所流動出來的,水並沒有給予者,也沒有接收者,他們就只是水,自由自在流動的水… 所以每當我們感覺到心中的井水,就快要因為困難的想法、情緒或是執著而開始凝結的時候,我們可以回歸到我們的練習,我們的冥想練習,我們的同理心之中,放下,讓水繼續流動…

讓自己當個燈塔 Be Like a lighthouse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身為一個靈性練習者,我們必須像座燈塔。我們將自己真正本質大明燈的光芒散發給世界,好讓其他人也可以看到自己內在的光明。一盞不會批判、貼標籤或是區隔的燈塔;燈塔只是逕自地散發自己的光芒。我們經常出自於無知,我們過度批判,我們對事物貼標籤,或是憑藉著我們的喜惡來區隔我們想要給予他人的事情。但藉由這麼做,我們會開始讓自己離開那座無論如何都靜靜發光、不受限制的燈塔。 然而,如同加州的燈塔,我們需要好好地照顧自己內在的燈。我們需要保持練習。這座燈塔多年來都一直散發著自己的光芒,卻沒有任何人在照顧這座燈塔。有一天,燈塔再也無法自行發光了。 因此,儘管我們已經重新發現自己真正本質的內在大明燈,我們還是需要持續關照這盞燈。我們需要持續練習,或是對於其他人而言,我們就像這座燈塔,突然之間發現我們並不會發亮了。出於自己的疏忽,我們內在的光芒就變成闇黑。 我們真正本質的光芒就像同理心與清明的光芒般,但是我們卻用無知來掩蓋它。我們再也無法散發光明,更別提幫助其他人安全遞迴一起自己的真正本質。如果我們持續練習,持續探索內在同理心與清明的光芒更深入一些,我們就可以幫助我們自己與其它人回憶起我們自己真正的本質,並且保持發光的狀態。  

去掉點化? De-Attune?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最近,在靈氣的社群中,有很多關於「去掉點化」的練習者概念討論。這是因為一個靈氣老師發明一個新的系統,要求學生們在接受新的符號練習前,先去除掉先前練習系統的符號。他說他所發明的這種新方式與舊有的教學並不一致。 問題是—這有可能嗎?你能夠拿掉點化,而從靈氣系統內的靈性觀點來看,這樣做是有意義的嗎?
  傳統上,在臼井甕男老師的時代,點化被稱為靈授,字面的意思就是靈性的祝福。這個名字意味著祝福的本質是靈性的。但靈性的本質是什麼意思呢? 在虔誠的靈性傳統中,目標是要理解你與宇宙合一的事實。這個合一是你的真我,也就是臼井甕男老師教學中,用靈氣所象徵的意義,傳統上,就代表了真我。(更多資料,請詳閱此處。) 當我們在現實中與宇宙合一,那就什麼也無法被拿走,也無法被賦予更多,因為我們已經與宇宙合一,我們就是萬事萬物的一體。 因此,在臼井甕男老師的教學中,還有其它認真的靈性練習系統中,你的整體目標都是理解自己已經擁有所有你需要的一切在你自己的內在中,你就是宇宙這個整體。 因此,只是因為它與其它事物不和諧就要去掉點化的任何學習,其實並不合理。真正的和諧意味著我們與宇宙之中的萬事萬物和平共處,無論好壞,冷熱,在彼方或是此地等等。 如果我們覺得我們必須要擺脫到某些事情,然後增加更多的力量,那我們可以就是從二元論的角度看待事情,而這個本質並不是靈性教學的深刻目標。 因此,更往你真我的內在探索,好好問問自己:去掉點化是有意義的嗎?  

拓展到未知 Expanding into the Unknown

Frans Stiene Chinese 1 Comment

我經常被問到我自身的經驗,而且很多時候,我只會告訴人們經驗的一小部份。因為這些經驗是我個人的觀點,這對我的經驗有什麼作用呢?然而,最近有人問我,我是否可以將這些經驗更公開地分享出來。所以我這麼做了,分享我轉變生命的經驗。 2011年的11月,在一個紅山林中部的渡假中心,我經歷了一場完全改變我對我個人、對當老師的角色、對生命所應有等等的觀念,讓我生命轉變的經驗。事實上,這個經驗,到了2015年,還在持續發酵。 19年前,我一開始是練習冥想技巧,然後教授冥想技巧,我認為我已經很專注其中。我就像一匹戴著眼罩的馬般在生命中行進,看不清楚。但經過這次在莊嚴的林間所產生的體驗,我理解到我並沒有完全看透我的眼罩。反之,我理解到我的眼睛其實完全是被遮蓋的!我這些年來,都在黑暗中跌跌撞撞。 我在這裡提到我曾經有過的經驗,並不代表我現在看得夠清楚;我經常還是會覺得我自己在黑暗中蹣跚而行。然而,我現在卻看到可能的曙光,我對我練習的方是有信心,有信心有一天我會完完全全將包裹在我身上的層層枷鎖脫除,一掃而盡。可能會在我臨終之際,但我將會處於完整的快樂之中。 所以真正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我已經在教導靈氣,並且在不同的城市舉辦長達三週的一對一練習。這原本是我正在進行的四天冥想研習的最後一天,上完課後,我就要回到我自己的家。我很早就醒來,今天看起來是如此的燦亮美好,我的感受也是如此的美好。我好好地洗個澡,換上衣服,走到我常去的地區,準備在教課以前,好好地在森林中散步。突然,我感受到我內在的能量擴散出去,能量如此強大到我島在地上。我知道我正躺著—我的意是是如此清晰,但我卻無法移動我的身體。我覺得Frans已經離開這個軀殼了。 有人會說,我正在體驗靈魂出竅的經驗,但這卻不是如此。我是如此深刻地在同一個時刻,感受到我的內在與外在的軀殼。我的意識變得如此龐大,如此壯碩,但卻是無始無終。 有些學生聽到外面有摔絡的聲音,跑到我躺下的地方查看。我還能夠咕噥些話語,還有時間找到這個叫做Frans的肉體之軀。其中一個學生覺得暈眩,因為能量的影響是如此的強大。另外一個學生幾乎快要吐了,但很幸運地,他的紮根練習很穩當。我請他們打一下我,好讓我對自己的身體再次有所知覺。慢慢地,我開始移動這個叫做Frans的肉身,首先是我的手,然後是我的腳,再來我慢慢地坐好。但現在我想要扒下我的皮膚。我脫下我的襯衫,將每個地方解開釦子,因為我覺得我的衣服,我的肉身軀殼,都限制住我的意識。這似乎並不再適合這個叫Frans的人了,整個都過於龐大了。我已經脫離這個公共空間,因為我想要砸爛這種束縛感;這個空間對我的意識過於狹隘。我開始感到害怕。我試著爬出森林之中,到了有幾大加侖的水桶之處,我開始往頭往身上淋水。這感覺真好! 慢慢地,非常緩慢地,我可以開始使用這個身體,但它似乎非常渺小,非常微不足道。這身體已經不再是我以前熟悉的身體了,它已經變成一件皮曩。到我開始教書之前,我只有一兩個小時的時間,我並不確定我是否能夠教課。但我還是這麼做了。然而,它卻佔據了我所有的思緒與專注,我必須要感謝我先前的冥想練習。沒有每天固定的練習,我根本不確定我要怎樣處理這種帶來這種體驗的轉變。這個轉變在生理上、情緒上、能量上,靈性上等等地方,都有很大的變化。事實上,我花了超過六個月才能夠慢慢地從我所發生的轉變中穩定下來。如同我在這篇文章一開始就提到的,直到今日,這個體驗還在持續地拓展。而且這個轉變,這種延展的感受,彷彿會隨著我還在這個叫做Frans的皮曩之中,繼續延伸蛻變。

靈氣練習者在醫院發生過度疲勞的狀況 Reiki Practitioner Burnout in Hospitals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許多靈氣練習者現在都在全世界的醫院與療癒場所進行手療。對練習者、病患與家人而言,體驗手療的元素效果,這是件好事情。然而,我經常看到手療進行一段時間後,練習者就會開始出現過度疲憊的症狀。這些症狀包括感覺到自己體力耗損、充滿憂慮、或是充滿恐懼,生理上的症狀就會像是疲憊、頭痛,等等症狀。 這些情況發生的主要原因是練習者對患者有太多的憐憫心。憐憫心代表著我們感受到其他人所體驗到的情況;感受度強烈到超過同情心,我們就會對他們感到憐憫。這會引發憐憫的痛苦,練習者就會對他們所處理的病患正在經歷的狀況感到十分難受。這種過度難受的感受經常會帶來耗損的問題。 「許多從事醫療工作的人,都會因為憐憫而帶來痛苦,導致情緒上的耗竭。」 -舊金山 中心的整體醫療部門,博士後 靈氣系統給予我們很棒的工具去處理練習者過勞的狀況;箋言裡面就有提到。 莫生氣 勿焦慮 心懷感激 勤奮練習 對他人與自己展現同理心 幫助練習者處理過度疲勞的箋言/工具舊是同理心。 同理心與憐憫心是非常不同的事情,我們想要減輕病人的痛苦,但憐憫心會讓我們與他們一同承受痛苦。 同理心是我們想要看到我們的客戶再次完整。這並不必須意味著要治療他們,而是完整他們的心/靈,因而為客戶創造一個內在的快樂。我們不能總是療癒生理的問題,事實上,「我們」不能「療癒」任何事情。然而我們可以讓我們的客戶內在準備好一個心/靈的完整度。而且,假使他們的內在心/靈有一個完整度,他們會會用不同的觀點去看待自己的生理問題,也讓他們更容易處理這些問題。這個完整同理心的心/靈狀態會幫助客戶與愛他們的人,假使客戶不幸過世了。然而,如果我們對客戶產生憐憫心,她一旦過世,我們就會再次開始進入憐憫心所造成的痛苦之中。 缺乏憐憫心,實際上並不表示我們不關心我們的客戶,或是她的家庭。但要專注在同理心上,更勝於憐憫心,這意味著我們也關心我們自己,而且我們關照我們自己的心/靈狀態。我們這種心/靈狀態更清晰、更開放性、更完整的話,我們更能夠幫助我們客戶拓展自己的狀態,而不會被這些問題淹沒,或是變成過度疲勞。 同理心會創造開闊的心/靈空間,我們可以看見我們的客戶承受痛苦,但不用與他們一起承受痛苦。取而代之,我們會開始感覺到同理心充滿我們的健康狀況,我們可以減輕他們的痛苦時,能量自在地流動,幫助客戶消除痛苦,進入完整的心/靈狀態。 現代科學也顯是同理心對於處理過度疲勞的問題是很棒的方式。北加州大學的研究中心就有報告顯示,同理心會軟化憂鬱症,讓人的心情興奮。同樣的結果也在位於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城市的Emory大學所作的研究中,練習同理心會減少壓力的程度。神經學專家Tania Singer的研究顯示,同理心會避免憐憫心所引起的苦難,強化能量,而不是鼓勵過勞的問題產生。 「我們越關心其他人的快樂,我們自己對自己的整體性就會越好。培養一個對他人親近暖心的感受,會自動讓心情輕鬆。這會幫助我們去除可能會產生的無謂憂慮或是不安全感,讓我們有能力處理我們會遇到的困難。」達賴喇嘛 因此,要處理練習者過度耗損的問題,要著重在同理心,而非憐憫心上。當然這不會總是容易處理的,但這就是為什麼靈氣系統有許多工具幫助我們暴露內在的同理心。持續使用這些工具—冥想練習與幾巧,對著箋言冥想,對著梵咒與符號冥想,練習靈授—都會幫助我們恢復我們內在已經存在的完整度,拓展我們的心/靈,同時還能夠感受到紮根與平靜。如此,我們可以在醫院與療癒中心,與他人分享手療的好處,而不會感覺到自己被問題淹沒,過度耗損,反而會趕受到同理心與光明同在。 …

對自己與他人仁慈Be Kind to Yourself and Others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靈氣系統中,我們的箋言中有一句話如下: 人 に 親切 に 待人仁慈 這句箋言經常翻譯成「待人仁慈」。 這個漢字「人」,意味著人們、人類與個人。人/hito並不意味其他的意思!然而,在我們現代的社會中,我們經常看往我們外面的世界,總是往外投射。因此,「人」已經被誤認為是他人。 但我們不能把我們自己與人們分開,我們不能把我們自己從人類中分開,因為我們是人們,也是人類。因此,「hito ni shinsetsu ni」的真正意思是「對你自己與他人仁慈」。而「他人」的意思就是,我們是他人,他人就是我們。所以不管翻譯如何運用,這個箋言就是表是對所有人仁慈(一視同仁)。 「我與其他人本是同根生。所有眾生與我自己都是合一的。」Taisen Deshimaru禪宗。 我總是說,「如果我沒有茶,我不能供養你喝茶。」我無法對自己仁慈的話,我無法對他人仁慈;這兩者相輔相成。 根據佛教的辭典,hito也意味著「自己」與「自我」。 因此,我們也可以將這個措辭翻譯成:對你自己-你的自我仁慈。這真正的意思是放下自己—放下自我,這也是你可以對你自己展現仁慈的最深層意義。 而你對他人展現仁慈的最深層形式是什麼呢?對他們展現如何放下他們的自我! 當我們放下我們的自我,我們明白個人與其他人本是同根生,是無法分離的。個體與他人都是一個整體。所以當我們往自己的內在探索,越深入耕耘我們對自己的仁慈,當我們離開我們的自我與「他者」的外在觀點越遙遠,我們越能找到,也越能深耕對自己與對他人的仁慈。  

寬廣的心靈,遼闊的心  Spacious Mind Spacious Heart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在很多靈性的傳統中,心/靈的本質都是用空間來象徵,為何會是如此? 我們真正的心/靈是與宇宙合一的。宇宙是無起始,也無終結的,因此我們的心/靈就像宇宙般遼闊。空間是很偉大的象徵,因為沒有任何事物會卡在空間中,我們不能傷害空間,空間也不會被損毀,而且空間可以容納萬事萬物。 透過每日的冥想練習,當我們開始記起我們自己寬廣的心/靈,我們就因此變得更能包容他人。這就會因此增加我們的同理心。常常,我們只是對我們自己的家人與朋友有同理心;我們在某種程度上,我們的心/靈是狹隘的。也因為如此,我們無法包容更多的人,更不用說動物、植物等等其他你想到的其他事物。 但是透過持續的練習,我們的心/靈將會更加開闊,好讓我們的同理心拓展到萬事萬物。每件事情都會變得神聖,因此每件事情都會用尊重、仁慈、同理心與愛去處理。 常常,人們會覺得幫助他人或是對他人有同理心會心疲力竭,但這是因為當我們的心/靈開闊了,我們卻還沒有來去自如的能量。想想看,你的心/靈就像宇宙般遼闊,萬事萬物都可以自由自在地流動,你的能量也不因為小心眼、個人的執念、恐懼、憂慮與忌妒而執著在某個人身上。我們擁有驚人的自在流動能量,讓我們可以運用同理心在萬事萬物上,而不會因為我們自己的同理心而感到筋疲力竭,或是精力耗竭。 儘管我們對之報以同理心的人並不會說「謝謝」,我們都不會計較。多數的時候,我們想要我們付出同理心的人有所回報,這並不是真正的同理心。當我們想要他人回饋時,我們的給予就對這點開始執著糾結,這種自我的糾結會把我們包圍進入一個狹隘的心/靈。真正的同理心對所有的一切都不會有執著糾結—事實上,我們帶著寬闊心/靈的心態所給予的,並不是個施予者,並沒有付出任何東西,也沒有接受任何東西。因為當我們處於和宇宙一樣寬闊的心態時,我們會直接感受到萬事萬物都是這宇宙的一部分,是合一的,因此,不是個施予者,也沒有禮贈,也不是個接收者。 當我們因為生命之中,如此多的細微瑣事而難過時,一顆寬闊的心/靈,在我們現今的社會中,是如此的重要。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用憤怒、擔憂或是恐懼等等你所想得到的少數負面情緒,來狹隘我們的心/靈。但當心/靈開拓時,什麼都不會設限其中!一切都會好的。 這些只是一部分的例子,告訴我們為什麼固有的靈性傳統在表達我們真正的心/靈時,會運用空間來做象徵。然而,如果這只是智識上的概念,那我們就不需要具體這個空間概念。因此,我們需要冥想,好讓我們可以對我們真正遼闊的心/靈有直接的經驗。透過這樣的行動,我們就可以將心/靈的這個狀態帶進我們平日生活的一言一行。 臼井甕男老師用一個明治時期的和歌來描述,由Hyakuten Inamoto先生翻譯如下: 「一如青天綠地般浩瀚 我願我心如此。」 當我們越加細細思索這些話,我們就可以想像我們的心/靈逐漸拓展,就像天空般遼闊。而且透過持續的冥想練習,透過直接的體驗,我們寬闊的心/靈將會向宇宙般越來越遼闊,延展出真正的同理心,尊重、仁慈與愛,拓及到個人與眾生,讓一切合一。  

進行療癒時的心/靈與手位 Heart/Mind and Hands on Healing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經常有人問我靈氣老師與學生相關的問題:為什麼有些練習者或是/與老師在進行手療時,會比其他人有更多的能量出來。 有些人甚至會問更深入些:為什麼有些練習者與/或是老師整個人所散發出來的能量,比其他人還要多呢? 有些練習者將他們的手放到別人身上時,會讓人的身體產生一種種顫動感,就像電流般。或是讓人感覺他們的體內會流出像股熱流,溫暖感受,或是發光的感受。 這些更大量的能量感受,只要透過一個人按照傳統的日本靈氣系統去練習冥想,都是有可能產生的。 臼井甕男老師的學生 臼井甕男老師的學生筆記中如此寫著: 「我們人類所擁有的偉大靈氣能量充斥著浩瀚的宇宙。我們越能升高我們自己的頻率,我們內在的靈氣能量就會越強烈。」 臼井甕男老師的另外一個學生,富田魁二(Kaiji Tomita)則在他的書本「從靈氣到仁術:富田流手療法與日本靈氣冥想技巧」: 「以端正坐姿安坐,對著目標物合掌,從心中緩緩凝聚能量到雙掌之間。手合握,而不使用手臂或是肩膀的力量。肩膀放鬆,手掌輕拍,指尖微微彼此輕觸,感覺這個姿勢的順位。」 「如果你按照先前的步驟,專注凝神在你的掌心,你會開始感覺到溫暖。這就是富田流所謂的靈流(reiha)。它所描述的能量感受,其實可以看作是種電流。從心裡所創造的靈流,就是靈性能量的成份。儘管一開始的時候,這種感受是很微弱的,只要你持續練習,他們會慢慢變得強烈。」 發靈法(Hatsurei-ho),按照字面的翻譯就是:產生一定程度的靈氣。, 我們可以發現到,我們需要進行冥想練習,好讓能量/靈氣從內在中散發出來。 Heart/Mind 心/靈 發靈法(Hatsurei-ho)與其他日本靈氣系統的元素都指出一個非常重要的部份—我們的心靈。 發靈法(Hatsurei-ho)之中,我們雙手合掌,放於心田之中,而靈氣二級的系統中,我們會看到二級符號HSZSN。HSZSN的符號就是靈氣日文字的寫法Nen念,從其中,我們可以看到靈氣日文字的寫法Shin/kokoro心。他們基本上將Shin/Kokoro當成Nen念,這個泛稱就是靈氣來源的線索,也是一個基本的概念。 Shin/Kokoro的意思是心/靈,整體性的心,開悟的心智,本質,心靈如同宇宙的本質,中心,核心等等。在這些傳統的教學中,心與靈不是分開的,他們被視為合一。所以為什麼Shin/Kokoro是產生一定程度或是強烈的能量流之所在的關鍵呢? 傳統上,心/靈是跟著氣/能量與血一起流動。 在心/靈的中心位置,天地的能量在此結合。當這些能量結合,我們就會在這兩個元素之間找到和諧,也因此而運用我們自己的能量來創造和諧,因而轉成一定程度的能量流。 …

靈氣一級的練習者也是個教師  A Shoden Reiki I Practitioner is also a Teacher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我們經常認為只有靈氣老師才能夠教學,但其實不然。而且,認為只有靈氣老師才能教學是很狹隘的想法。 靈氣一級的練習者也可以教學! 想想看!靈氣一級中,練習者學習如何對著箴言冥想,練習如何專注在呼吸上的特定冥想技巧,還有如何在冥想的狀態對自己進行手療。如果練習者每天進行這些練習,她會開始有所感受,慢慢地,會對箴言更有感受。 箴言如下:  不要憤怒 不要憂慮 心懷感激 對你自己的努力誠實 對你自己與他人展現同理心 靈氣一級的練習者越能透過每日的練習而實現這些箴言的話,越多的練習者也就是老師了。用不直接的方式,她會開始教授其他人莫生氣與莫憂慮的真實意義,教授他人如何心懷感激,對自己的方式與自己的本質保持真實,如何變得更具同理心。 事實上,這類教學才是教學的本質。這種教學就是靈氣系統的真正實現。我們可能知道要如何寫符號,或是如何說這些咒語,我們可能知道如何進行點化/靈授,我們可能知道許多種其他的教學,但我們不知道如何真正具體化這些箴言,那這些教學就不是來自正確的內在。 真正的教學來自,我們如何在日常生活向他人展現我們對這些箴言的具體行動。而這類教學與具體的展現也會幫助其它人開始療癒他們自己,讓他們在生活中落實這些箴言。現在,這學生變成了靈氣系統的生活榜樣,這並不是他們在才智上知道了什麼秘方,而是因為這些修維是真正來自於他們的內在心靈。而這種心靈的狀態絕對不受限於只有靈氣老師才有。事實上,靈氣一級的練習者也有可能比靈氣老師更能落實箴言的內容。 有句諺語說:「經驗是最好的老師。」靈氣一級的練習者可能從來都不想要當個授權的靈氣老師。但僅僅只是持續深入自己的練習,好好地做自己,透過自己的榜樣教學,她也可以教導她在人生道路上遇到的每一個人。  

遠距療癒—在我們心中
  Distance Healing – In our Heart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看看我自己在靈氣系統的符號上練習有多深入,看看我自己想法的改變,是很有趣的事情。我以前都會對要求遠距離療癒的人們說:「我現在就傳遞能量給你」,或是「能量正在傳送中」等等的說法。但經過一段時間,這對我而言,已經開始變得詭異,因為我覺得我在傳送能量的人,其實跟我都不是不同的個體,我跟他們其實都沒有差異了。他們並不是與我分開的其他人,事實上,我可以從我的心底深處感受到他們。 我們其實不是分離個體的感受是來自,我慢慢將靈氣系統的內在教學具體呈現後,才產生的感受。經過一段時間,我們可能會有更深刻的不二元經驗。這意味著,我們也必須改變我們的遣詞用字,好讓它更適合我們自己的直接感受。 對我而言,「傳送靈氣」或是「靈氣正在傳送的路上」,已經因此變成一個說法了;「將你放在我的心靈中」。日文中的心,也可以代表靈;他們已經不再是兩個不同的事物。 如果我們明白我們的心靈是如同宇宙般開放,我們也會了解我們的心靈已經是彼此牽引著。並不需要特別傳遞任何能量,只要好好地記住自己與另外一個人,與其他的所有個體,彼此之間的內在連結就足夠。而這個內在連結就存在我們心靈中,我們可以把我們的意圖設定成這個內在連結中,有需求的人。我們並不是「傳送」超過其他人能夠「接收」的能量。我們只是專注在這個人身上,帶著愛與仁慈,將這個人放在我們心中,放在我們彼此共存的開放宇宙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