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直接經驗來教導他人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教導其他人進行靈性練習是種分享同理心與智慧給世界的有用工具。但是我們要如何教導,還有教導他人的素材從何而來呢? 教導靈性練習最重要的元素是老師自身的靈性練習所能教導的直接經驗。這種直接的經驗創造了他們內心世界的開放性,而這正式能量開始能夠更自由地在他們的個體中流動。他們內心世界越開放,這種開放性就會開始散發在他們的整個個體。這或許會變得如此開放到,從老師內在所流露的同理心會散發到整個冥想的空間。而這正是真正的教學所來自的源頭。 學生們現在可以交流,或是進入教師內在的韻律,讓老師透過內在直接體驗到真我所散發的同理心,擴展成發光的能量。儘管這種交流,對學生而言,如果他們已經準備好開放自己,也可以從中得到自己真我的直接經驗。這種直接經驗不能夠用才智來描述,我們也不能點名任何人來形容他們的真我。然而,老師可以使用這個空間,用這個空間以讓學生們從這個直接的體驗中,再次發現自己的真我,而不需要運用文字或是符號語言。 然而,這僅僅只能讓這一切開始發生,如果老師本身有體驗到自己發光本性的經驗。透過長期精細的冥想練習,老師也可以拿掉憂慮、害怕、憤怒與執著的燈罩,而因此讓光芒自己散發出來。 進行這種體驗會引導學生進入更深的層次,而不僅僅只是智力上的理解。我們都可以用智力來理解如何烹調一頓美味的餐點,但只有我們實際去操作一次烹煮的經驗,並吃下這道料理,這才會變成真實的體驗。 如果老師只是重複他學到的特定冥想練習指令,而一昧單調地運用在他自己的生活中,並沒有深入持續地練習,那麼他就只是重複他聽到或是讀到的內容而已。這種教學,並不會引導學生感受到這種散發出來的直接經驗。 現在許多學生都使用類似「完整」或是「放空」等字眼,但這些僅僅只是字眼。完整與放空的情況,只有當老師自己已經直接體驗過這種完整與放空的境界後,才有可能是真實的。只是智力上的理解並不夠的,它需要轉換成一個直接的經驗。 一個真正的靈性老師會因此而教授自己的直接經驗,好讓自己的教學真實地帶著同理心的光芒。像這樣的教學,就會肌發出學生們內在的磁場、光芒、智慧與同理心,也因此,他們會迴向地向他人與這個世界散發出這些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