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展到未知 Expanding into the Unknown

Frans Stiene Chinese 1 Comment

我經常被問到我自身的經驗,而且很多時候,我只會告訴人們經驗的一小部份。因為這些經驗是我個人的觀點,這對我的經驗有什麼作用呢?然而,最近有人問我,我是否可以將這些經驗更公開地分享出來。所以我這麼做了,分享我轉變生命的經驗。 2011年的11月,在一個紅山林中部的渡假中心,我經歷了一場完全改變我對我個人、對當老師的角色、對生命所應有等等的觀念,讓我生命轉變的經驗。事實上,這個經驗,到了2015年,還在持續發酵。 19年前,我一開始是練習冥想技巧,然後教授冥想技巧,我認為我已經很專注其中。我就像一匹戴著眼罩的馬般在生命中行進,看不清楚。但經過這次在莊嚴的林間所產生的體驗,我理解到我並沒有完全看透我的眼罩。反之,我理解到我的眼睛其實完全是被遮蓋的!我這些年來,都在黑暗中跌跌撞撞。 我在這裡提到我曾經有過的經驗,並不代表我現在看得夠清楚;我經常還是會覺得我自己在黑暗中蹣跚而行。然而,我現在卻看到可能的曙光,我對我練習的方是有信心,有信心有一天我會完完全全將包裹在我身上的層層枷鎖脫除,一掃而盡。可能會在我臨終之際,但我將會處於完整的快樂之中。 所以真正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我已經在教導靈氣,並且在不同的城市舉辦長達三週的一對一練習。這原本是我正在進行的四天冥想研習的最後一天,上完課後,我就要回到我自己的家。我很早就醒來,今天看起來是如此的燦亮美好,我的感受也是如此的美好。我好好地洗個澡,換上衣服,走到我常去的地區,準備在教課以前,好好地在森林中散步。突然,我感受到我內在的能量擴散出去,能量如此強大到我島在地上。我知道我正躺著—我的意是是如此清晰,但我卻無法移動我的身體。我覺得Frans已經離開這個軀殼了。 有人會說,我正在體驗靈魂出竅的經驗,但這卻不是如此。我是如此深刻地在同一個時刻,感受到我的內在與外在的軀殼。我的意識變得如此龐大,如此壯碩,但卻是無始無終。 有些學生聽到外面有摔絡的聲音,跑到我躺下的地方查看。我還能夠咕噥些話語,還有時間找到這個叫做Frans的肉體之軀。其中一個學生覺得暈眩,因為能量的影響是如此的強大。另外一個學生幾乎快要吐了,但很幸運地,他的紮根練習很穩當。我請他們打一下我,好讓我對自己的身體再次有所知覺。慢慢地,我開始移動這個叫做Frans的肉身,首先是我的手,然後是我的腳,再來我慢慢地坐好。但現在我想要扒下我的皮膚。我脫下我的襯衫,將每個地方解開釦子,因為我覺得我的衣服,我的肉身軀殼,都限制住我的意識。這似乎並不再適合這個叫Frans的人了,整個都過於龐大了。我已經脫離這個公共空間,因為我想要砸爛這種束縛感;這個空間對我的意識過於狹隘。我開始感到害怕。我試著爬出森林之中,到了有幾大加侖的水桶之處,我開始往頭往身上淋水。這感覺真好! 慢慢地,非常緩慢地,我可以開始使用這個身體,但它似乎非常渺小,非常微不足道。這身體已經不再是我以前熟悉的身體了,它已經變成一件皮曩。到我開始教書之前,我只有一兩個小時的時間,我並不確定我是否能夠教課。但我還是這麼做了。然而,它卻佔據了我所有的思緒與專注,我必須要感謝我先前的冥想練習。沒有每天固定的練習,我根本不確定我要怎樣處理這種帶來這種體驗的轉變。這個轉變在生理上、情緒上、能量上,靈性上等等地方,都有很大的變化。事實上,我花了超過六個月才能夠慢慢地從我所發生的轉變中穩定下來。如同我在這篇文章一開始就提到的,直到今日,這個體驗還在持續地拓展。而且這個轉變,這種延展的感受,彷彿會隨著我還在這個叫做Frans的皮曩之中,繼續延伸蛻變。

靈氣練習者在醫院發生過度疲勞的狀況 Reiki Practitioner Burnout in Hospitals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許多靈氣練習者現在都在全世界的醫院與療癒場所進行手療。對練習者、病患與家人而言,體驗手療的元素效果,這是件好事情。然而,我經常看到手療進行一段時間後,練習者就會開始出現過度疲憊的症狀。這些症狀包括感覺到自己體力耗損、充滿憂慮、或是充滿恐懼,生理上的症狀就會像是疲憊、頭痛,等等症狀。 這些情況發生的主要原因是練習者對患者有太多的憐憫心。憐憫心代表著我們感受到其他人所體驗到的情況;感受度強烈到超過同情心,我們就會對他們感到憐憫。這會引發憐憫的痛苦,練習者就會對他們所處理的病患正在經歷的狀況感到十分難受。這種過度難受的感受經常會帶來耗損的問題。 「許多從事醫療工作的人,都會因為憐憫而帶來痛苦,導致情緒上的耗竭。」 -舊金山 中心的整體醫療部門,博士後 靈氣系統給予我們很棒的工具去處理練習者過勞的狀況;箋言裡面就有提到。 莫生氣 勿焦慮 心懷感激 勤奮練習 對他人與自己展現同理心 幫助練習者處理過度疲勞的箋言/工具舊是同理心。 同理心與憐憫心是非常不同的事情,我們想要減輕病人的痛苦,但憐憫心會讓我們與他們一同承受痛苦。 同理心是我們想要看到我們的客戶再次完整。這並不必須意味著要治療他們,而是完整他們的心/靈,因而為客戶創造一個內在的快樂。我們不能總是療癒生理的問題,事實上,「我們」不能「療癒」任何事情。然而我們可以讓我們的客戶內在準備好一個心/靈的完整度。而且,假使他們的內在心/靈有一個完整度,他們會會用不同的觀點去看待自己的生理問題,也讓他們更容易處理這些問題。這個完整同理心的心/靈狀態會幫助客戶與愛他們的人,假使客戶不幸過世了。然而,如果我們對客戶產生憐憫心,她一旦過世,我們就會再次開始進入憐憫心所造成的痛苦之中。 缺乏憐憫心,實際上並不表示我們不關心我們的客戶,或是她的家庭。但要專注在同理心上,更勝於憐憫心,這意味著我們也關心我們自己,而且我們關照我們自己的心/靈狀態。我們這種心/靈狀態更清晰、更開放性、更完整的話,我們更能夠幫助我們客戶拓展自己的狀態,而不會被這些問題淹沒,或是變成過度疲勞。 同理心會創造開闊的心/靈空間,我們可以看見我們的客戶承受痛苦,但不用與他們一起承受痛苦。取而代之,我們會開始感覺到同理心充滿我們的健康狀況,我們可以減輕他們的痛苦時,能量自在地流動,幫助客戶消除痛苦,進入完整的心/靈狀態。 現代科學也顯是同理心對於處理過度疲勞的問題是很棒的方式。北加州大學的研究中心就有報告顯示,同理心會軟化憂鬱症,讓人的心情興奮。同樣的結果也在位於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城市的Emory大學所作的研究中,練習同理心會減少壓力的程度。神經學專家Tania Singer的研究顯示,同理心會避免憐憫心所引起的苦難,強化能量,而不是鼓勵過勞的問題產生。 「我們越關心其他人的快樂,我們自己對自己的整體性就會越好。培養一個對他人親近暖心的感受,會自動讓心情輕鬆。這會幫助我們去除可能會產生的無謂憂慮或是不安全感,讓我們有能力處理我們會遇到的困難。」達賴喇嘛 因此,要處理練習者過度耗損的問題,要著重在同理心,而非憐憫心上。當然這不會總是容易處理的,但這就是為什麼靈氣系統有許多工具幫助我們暴露內在的同理心。持續使用這些工具—冥想練習與幾巧,對著箋言冥想,對著梵咒與符號冥想,練習靈授—都會幫助我們恢復我們內在已經存在的完整度,拓展我們的心/靈,同時還能夠感受到紮根與平靜。如此,我們可以在醫院與療癒中心,與他人分享手療的好處,而不會感覺到自己被問題淹沒,過度耗損,反而會趕受到同理心與光明同在。 …

對自己與他人仁慈Be Kind to Yourself and Others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靈氣系統中,我們的箋言中有一句話如下: 人 に 親切 に 待人仁慈 這句箋言經常翻譯成「待人仁慈」。 這個漢字「人」,意味著人們、人類與個人。人/hito並不意味其他的意思!然而,在我們現代的社會中,我們經常看往我們外面的世界,總是往外投射。因此,「人」已經被誤認為是他人。 但我們不能把我們自己與人們分開,我們不能把我們自己從人類中分開,因為我們是人們,也是人類。因此,「hito ni shinsetsu ni」的真正意思是「對你自己與他人仁慈」。而「他人」的意思就是,我們是他人,他人就是我們。所以不管翻譯如何運用,這個箋言就是表是對所有人仁慈(一視同仁)。 「我與其他人本是同根生。所有眾生與我自己都是合一的。」Taisen Deshimaru禪宗。 我總是說,「如果我沒有茶,我不能供養你喝茶。」我無法對自己仁慈的話,我無法對他人仁慈;這兩者相輔相成。 根據佛教的辭典,hito也意味著「自己」與「自我」。 因此,我們也可以將這個措辭翻譯成:對你自己-你的自我仁慈。這真正的意思是放下自己—放下自我,這也是你可以對你自己展現仁慈的最深層意義。 而你對他人展現仁慈的最深層形式是什麼呢?對他們展現如何放下他們的自我! 當我們放下我們的自我,我們明白個人與其他人本是同根生,是無法分離的。個體與他人都是一個整體。所以當我們往自己的內在探索,越深入耕耘我們對自己的仁慈,當我們離開我們的自我與「他者」的外在觀點越遙遠,我們越能找到,也越能深耕對自己與對他人的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