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
 (Working with…)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身為一個練習者,或是教師,我們經常說:「我正在對某人進行手療」,或是「我正在處理某人。」 但是「處理」,這兩個字代表了練習者在對客戶「做某件事情」,而客戶必須平躺著,而躺著並不需要做任何事情!然而,因為我們既不是療癒者,而是更像某種促進者,客戶需要做的,就是保持開放性,並有意願療癒他們自己。他們的開放性與療癒自己的意願才是真正療癒的關鍵,因為本質上來講,我們只能療癒自己。 因此,更好的說法可以是:「我在跟客戶一起進行手療」,或是「我在跟客戶一起處理。」用「一起」,會比「對客戶」要更能夠描繪出那種練習者與客戶的合作感覺。 手療就像是種冥想舞蹈,如同我們都知道的,它需要兩個人才能對舞。這樣的話,我們對事情的用字遣詞,會在我們的練習中,因而變得非常重要。字眼會帶來能量,而能量需要被給予力量,而非削弱力量。一起跟客戶努力處理會加強兩個人的能量,也就會創造出美麗的療癒對舞。  

我們總是更深入 (We always can go deeper)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常常,在結束靈氣課程後,我們都會想著靈氣。我們已經拿到一張證書,現在我們要更深入。 但靈氣系統是如此豐沛,遠遠超越一堂靈氣課程。課程只是開始,課程內的老師並不只有解釋靈氣系統的精華,也試著進行改變,好讓學生對他們的真我/靈氣,有直接的感受。 事實上,儘管二級靈氣不是最後的,但也是個開始,在這個階段,我們開始去看,去學習靈氣是個終生的旅程。這個生命變成一種練習,而練習變成了生命。這是來自對箋言是影響我們一切所作所為的直接體驗。而不是我們對自己或是他人做了某些手療,或是遠距療癒而已,這是我們生命中的每個當下。 端坐在這個意圖中,我們開始一堂我們想要發掘真我的課程,將內在的快樂帶入我們的生活中,我們創造了清晰的道路。如果這個意圖不夠清晰,我們會毫無目的地盲目行走。這就像我們想要開始行進阿帕拉契山脈,我們就要有概念,自己該從哪開始走,哪裡是目的。否則,我們就是在圓圈中打轉。 課程是現實的初步體驗,引導我們開始去探索去感受其中的可能性。但這種初步的體驗並不是灌注於我們平日生活中,完整飽滿的體驗。經過初步的上課體驗後,現在我們需要勤奮地練習。在靈氣系統中,練習包括對箋言冥想,對符號與咒語冥想,冥想的練習,例如joshin kokyu ho、手療/遠距療癒練習等等都是冥想的形式,還有執行靈授或是「接收」靈授也是種你的冥想練習的型式。 我們練習冥想越深入,我們自己也更深入。我們更深入,我們也就開始把箋言整合進入我們的平日生活,好讓我們自己變成充滿愛與同理心的人。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總是要更深入,我們總是要更具有同理心與愛。真正的目標是要如此具有同理心,好讓我們可以用愛來擁抱整個宇宙;換言之,我們藥理我們就是宇宙本身,宇宙就是我們。 想像一下,如果你可以提供整個宇宙給你的客戶或是學生,那會是什麼情況?只要想像一下… 但現在,大多數的我們,包括我自己,都不能夠這樣做,因為我們的執著、憂慮擔憂、與憤怒等等情緒,羈絆住我們。因此,我們越多練習,我們就會越放開我們的憤怒、憂慮與恐懼,我們就會變得更感恩,更具同理心,我們能提供給自己跟他人的,也更多了。 所以,如果你現在開始給你自己一份勤奮練習的禮物,想像你之後能夠給予的是什麼呢? 只要想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