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標籤、區別與批判 – Let Go of Labeling, Distinguishing, and Judging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我們越要詮釋一種經驗,並用言語來形容它,我們越是遠離它。我們讓這些『既有』的觀念,二元的觀點來詮釋這個世界,因此我們對平日的情況的回應與反應都已經不是來自自然的狀態。」塔唐祖古(譯者註:1995年中共統治西藏後,藏人流亡至印度及歐美各地,也將西藏佛教帶到世界各地。塔唐祖古後來到了美國,成了美國寧瑪中心的創辦人,是美國最大的靜心禪坐中心。) 為什麼在這個現代的社會中,放開標籤、區別與批判是如此重要呢?  其中一個理由就是,我們在我們的世界中,有許多的衝突是來自於我們持續地貼標籤、區別與批判。如此的話,就不會有任何和諧、平衡與流動來自於我們的自然狀態,我們的真我,。 標籤、區別與批判是因為我們持續比較而產生的。比較著什麼是好跟壞,比較著什麼聞起來好或壞,比較著冷跟熱,比較著、比較著,不停地比較著。我們持續地比較著,猴子般的心智似乎永遠都不會停止。在這種情況中,我們隨時都是能量耗盡,創造出一個疲憊、壓力大又封閉的心智狀態。 當我們比較時,我們創造問題,而這種問題可能會讓我們對他們與對自己失去同理心。 「但是當你不仔細地觀察,你可能會發現你自己正在貼標籤或是批判這個經驗。當這種情況發生的時候,你就不會接觸到經驗更深層更微妙的層次,而你的覺知也會跟著這情況而膚淺了。」塔唐祖古 讓我們進一步探索。我們可能會說:「我看到我自己庭院的樹很高大。」但真的嗎?因為我拿這個跟其他的做了比較。 是的,跟樹旁邊較小的灌木做比較,它當然比較高。但比起高山上的大樹,它卻顯得渺小。所以,到底樹是高或是小?都不是,它只是一棵樹,這樣而已。 我們越比較,我們越容易貼標籤、做區判與進行批判。但如果我們停止這麼做,事情會如何?如果我們看待萬事萬物,僅僅只是他們的本質,那會有什麼變化呢?我們就只是看到一棵樹、不醜也不美;我們會看到經驗的本質,不好也不壞。這反而會創造出一種對我們所接觸的每一個經驗充滿感激的感受。 這種不帶標籤、區別與批判的方式來看待事物,會創造同理心。多數的時間,我們都有受限的同理心,因為,不運用同理心來看待事物,我們反而運用比較、貼標籤與批判他人的好壞、某人的美醜、某人身上的氣味好壞等等來看待事情。因此,如果我們想要幫助他人,我們很容易受到我們喜歡的吸引,而不去注意我們不喜歡的地方。 因此對事情貼標籤,做區別與批判會創造出二元的結果,我們喜歡的事情跟我們不喜歡的事情。這反之會造成我們對我們喜歡的事情更執著,然後我們把我們不喜歡的事情都推到一旁。更進一步來看,現在我們也種下了憤怒、憂慮與忌妒等等情緒的種子。 我們對我們不喜歡的人要求我們的幫助而感到憂慮;我們對氣味不好的人跟我們要求我們給予一些東西而生氣;我們對別人跟我們美好的朋友講話而感到忌妒。 現在,當我們開始看待標籤、區別與批判是種憤怒、憂慮、恐懼與忌妒等等情緒的繁殖地。這些陷阱是不是很熟悉呢? 這就是為什麼任何任真的靈性練習者都會放開標籤、區別與批判,因為這樣,我們可以變成充滿同理心的人類。如此,會創造一個充滿同理心的世界,讓我們從中看到平靜與和諧。選擇同理心,而不是比較心。選擇同理心,而不是類別心。 「因為不管任何時刻,我們都會跟類別或是詮釋有所牽扯,心智會從經驗本身切斷,會讓我們被自己無止無盡演化的想法給綁住,並深陷其中。」塔唐祖古

無限的療癒來自我們的心/內在
 Ultimate Healing Starts In Our Heart/Mind

Frans Stiene Chinese Leave a Comment

無限的療癒來自我們的心/內在 只要透過牢記我們的真我所產生的療癒,會永遠持續。 許多人都會提到療癒,但是否真的是療癒? 療癒是跟讓自己完整、記起我們遺忘的珍寶有關。讓自己完整並不總是需要移除問題,而是了解如何用一個完整的方式與問題相處。 我們遺忘的是我們的真我,我們的本質,要記得我們的本質,才是真正的療癒。當我們記得我們的真我,我們就會開始越來越少憤怒,越來越少擔憂、恐懼,我們會變得對我們自己與他人更具有同理心。因此,真正的療癒並不是在你自己的身上產生效果,而是在你的家庭、你的社群與整個世界的合一。 真正的療癒,會因此在我們的內在/心中產生!這就是為什麼所有古老的靈性傳統都會提到特定的內在/心的境界是需要被療癒的,就像無知、憤怒、執著、憎惡、貪婪等等。 然而,在許多現代的療癒方式中,我們似乎已經遺忘了這點,多數時間反而專注在生理觀點的療癒方式。這樣的話,我們都會遺忘了真正的療癒是在我們的內在/心中發生的。 不要誤會我:生理的療癒是很棒。但是我們也知道,我們不能夠在大限將至的時候,帶著我們的身體離開世間。加上當我們逐漸老去,我們更容易會有酸痛,多數的我們也會變得更脆弱。這表示著我們不能老是治療生理問題,因為這是我們身體老化的自然過程。然而,我們還是可以擁有個完整內在/心的境界。而且如果我們的內在/心是完整的狀態,我們會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我們的生理問題。 我們更能記得我們的真我,我們就更能踏入真正療癒的世界。在這個階段,我們就不會深陷我們生理問題的戲碼,反之,我們可以更開放地接納這些問題。藉由對這些生理問題更開放性地接納,我們的生理療癒能量反而會更多!我們越抱怨我們的問題,我們會對他們越憤怒、越焦慮,我們會變得更加壓抑,而能夠幫助我們療癒生理問題的能量也越來越低。因此,如果我們想要生理上療癒我們自己的問題,我們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先能療癒我們的心/內在。 我們的真我總是完整,總是明亮完美,且與天地萬物合一的。如果我們記得這點,我們所有的生理問題對我們都不會有影響力;因此,我們不需要用生理的自我來定義我們自己,也不需要被生理的自我干擾。我們的身體會死,但我們的真我會永遠存在,因此我們只要記住我們的真我,我們就可以放下我們最大的恐懼:對死亡的恐懼。而這個會再一次,取而代之地舒緩我們的生理問題。這就會再一次地帶來我們需要努力追求的真正療癒。 現在,有很多的形式都很注重「療癒」他人的生理問題層面,然而他們卻忘記了幫助客戶找回療癒自己的能力,好記起自己的真我;而記得真我才會產生真正的療癒作用。當然了,練習者或是老師能夠做到這點的情況,只有當他/她先對自己的心/內在進行療癒。如果練習者或是老師都還在黑暗中瞎子摸象,我們根本無法幫助它人去重新發掘他們的真我。 因此,真正的療癒只有在我們的內在才會發生,直接療癒我們自己將會間接地幫助他人。